我曾經是個超級大宅男,學生時代就愛打電動,念書一路到新竹的某大學研究所後就去科技業工作當軟體工程師,什麼DQ,FF, 天堂, RO, WOW, SC有的沒有的遊戲都一直陪伴著我。我對電動宅到什麼地步呢?我記得當時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玩一款叫做天堂的遊戲,那個遊戲開始創造角色的時候可以擲骰子,透過擲骰子你可以決定你腳色的強度和能力,因為腳色能力決定就不能再改了,不管你之後怎麼升級都不能改變,所以那個初始的角色能力對我非常重要,於是我就開始點著我的滑鼠擲骰子。

我記得當時是早上七點的時候,我坐在宿舍的電腦前面開始擲骰子,室友起床準備出去運動和吃飯了,我沒跟他們一起出去,等到晚上七點之後室友已經回來了,我還坐在那邊擲骰子,室友過來跟我閒聊時看到我的螢幕:

「哇靠,我一早出門前你就在這個畫面,我已經吃完晚飯回來了你還在這個畫面喔?你瘋啦?」

是的,我的生命中曾經有連續十個小時就只是為了可以創造出一個我滿意的電腦遊戲腳色,我並不會說這件事情很蠢,但這大概可以表達出我那個時期有多麼迷電動。雖然我這麼愛打電動,但是我很幸運的在那個時期還有個女朋友,我的生命除了上課,工作,電動,剩下來就是女友了。我記得我當時的人生目標是只要可以跟這個女友安穩地在一起,畢業後找個好工作,存點錢結婚以後,我這一生就安穩了,如果女友也能陪我一起打電動那麼我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了。

但是人生總是帶給我驚喜,當我明知道有些問題存在而不處理,或是想要逃避帶著不實際的幻想認為事情自然會解決的話,人生就會在某個時候點醒我,點醒我的契機就是我的女友跟我分手了。

分手的原因不是很重要,總之就是分了,但是現在事後回想起來,我好感激她跟我分手,因為我的人生從此產生很大的改變。單身的時候對我來說最難受的不是因為沒有女生可以陪或是晚上一個人睡的那種孤單,最難受的點其實是自我否定以及自信心全然地被擊垮,我想著連曾經最愛我的她都這樣離我而去,那這個世界上還有哪個女生會喜歡我?我除了家人和一個我都不知道是否喜歡的工作以外,我到底還剩下什麼?當我曾經以為這虛假不現實的世界是這麼的美好,一直欺騙著自己認為接下來的人生我都不需要努力它就會永遠存在時,結果就是真正的人生會在某個時間點把它打破,讓真實的世界赤裸裸地呈現在我面前,想躲也躲不掉。現在想起來有點小題大作,但是當時交往多年的女友跟我分手時,我內心世界的衝擊大概就是這個樣。

所幸我來自個非常美好的家庭,我有非常棒的家人,雖然我不太跟家人說出這方面的處境,但是從小所處的家庭不會讓我想去抱怨這個世界,我雖然痛苦,但我還是正面思考地想要改變這一切,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讓我決定單獨去背包客旅行的,老實說我已經忘記了,我的英文也不是挺好,就是個理工系畢業的台灣學生,頂多常常看好萊屋電影或是美劇的情形。我還記得一開始我的家人有點反對,跟我說要多想想,說我沒出國旅行過這樣很危險,但是我當時只想著:

「Fuck it! 反正機票先買了一切都會解決了。」

「想這麼多再拖下去到時候一定又一堆bullshit,然後我鐵定又會回去打我的電動。」

就這樣在2011年,我人生第一次買了機票,這是張飛往紐西蘭的機票,當時我的工作也告了一個段落,一切水到渠成開啟了我人生第一個背包客之旅。出發的那天,我背著我二十五公斤的大背包,前面再背著一個小背包,我還記得當時還帶鐵碗筷子一大堆有的沒有的,以為我是要去什麼叢林荒野求生,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挺有趣的。

上了飛機之後過了幾個小時到了紐西蘭的城市奧克蘭,一下飛機我就找了台計程車直接送我到住宿。我的住宿不是一般的旅館飯店,而是hostel。hostel我不知道該怎麼翻譯,我不喜歡說成青年旅館,青年旅館會讓我想起像是YMCA那種青年旅舍,一條走廊各自隔間的那種格局。hostel比較像是一個大家庭,會有個家庭主人,你會跟陌生人住在同一間房間,有可能雙人房,四人房,六人房,甚至十二人房都有。我第一次訂的房間就是四人房,我印象很深刻,當時我很擔心要是跟陌生的房客住在一起會不會有危險,如果是個彪形大漢光頭又露一堆胸毛的人怎麼辦?會不會他晚上去夜店回來三點之後,醉醺醺地就把我抓起來給我怎樣了?或是會不會有人偷走我的護照等等,跟陌生人睡同一間房真的好嗎?

「Fuck it!這是要改變自己的關鍵時刻,我每天在台北騎車不也有可能被酒駕給撞死?」

「紐西蘭應該還算是個很安全的國家,屁股夾緊點就沒事了啦!」

其實人真的是個很有趣的動物,我們總是對未知的事情給予過高的恐懼,紐西蘭不會比台灣危險,搞不好還比台灣安全,但是很多人總會對未知的恐懼給完全掌控。我在這邊不是要提倡去做無意義的冒險,不是要慫恿你明天就飛去伊拉克對著ISIS脫褲子挑釁,我在說的是你要對你的人生做出選擇,以你所擁有的人生經驗去面對著那些未知,做出你的選擇。

我有沒有可能被偷東西?有
我有沒有可能遇到一個彪形大漢酒醉著當晚就把我暗殺了?有
我有沒有可能明天走出家門騎車就被一台酒駕給撞了?有
我有沒有可能坐飛機結果就飛機失事了?有
我想過了所有的可能性之後,我告訴我自己這些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然後我赤裸裸地看著我現在人生的處境,我必須要做出我的選擇,我要不要去紐西蘭?

我要, I fucking need it!

第一天到了紐西蘭Auckland的住宿,我印象很深刻當時我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櫃台已經休息了,我背著我的背包不知道該進去哪棟房子,因為有兩棟在那邊,我看到hostel裡面和外面一堆外國人在那吃飯聊天閒聊著,有些人打著牌,有些人喝著酒聊天,我內心想著:

「天阿!我12個小時前還在台北的房間吃著我的鹹酥雞,看著我的海賊王,怎麼現在淪落到這個地方?」

「Can you believe that shit? What the fuck is just happening here?」

我的內心還在想念著台北家裡的鹹酥雞和海賊王時,一個有點豐腴卻很有魅力的外國女孩走向我,他穿得一身輕鬆卻很時尚的衣服微笑著對我說:

「你是不是要check in? 剛剛看你在這邊繞了很久,迷路了嗎?」

「對,我找不到老闆也找不到自己的房間。」

「告訴我你的房間號碼。」

我告訴她我的房門號碼,然後像個呆頭鵝一樣跟著她走,同時腦袋想著:

「WTF!她好正,原來背包客旅行就是這樣阿!」

她帶我走到房門,指指門牌之後就說:

「就是這裡了,祝你有個愉快的夜晚。」 帶著微笑就離開了。

我想著還來不及問她名字她就走了,真是太可惜了,不過也沒辦法,我得先把我的大背包卸下再說。我轉身看了我的房門,看著門把,想起我還有個重要的事情得面對,想著那個頂著光頭又一堆胸毛的彪形大漢,想著我晚上睡覺的時候要怎麼保護屁股,想著我帶來的iPad會不會第一天就消失了,我握上了門把準備開門,開獎的一刻終於到了,我吸了一口氣,轉開門把,開獎!

房門一打開,眼前的景象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我的三個室友全是女生,全是女生!沒有一個是有胸毛的!Can you believe that shit!? 我一時還沒會過意來,傻傻地一直看著她們,然後發現我的屁股終於保住了 這才反應過來:

「Holy Shit ! 我中大獎了!」 我內心吶喊著。

室友們原本各自在聊天著,看到我進來時微笑著跟我打招呼,我也跟他們打招呼回去,和她們小聊一陣之後我更是驚訝了,原來這三個女生也不是認識的朋友,一個是約20歲的日本女孩來紐西蘭打工遊學,一個是約40多歲的紐西蘭人來Auckland當舞蹈老師,最後一個是約20歲的加拿大女孩來紐西蘭旅行,全部都是單獨出來旅行的人。我當時想著, 我是一個亞洲男生,然後還擔心著一個人旅行會有什麼問題,看到了這些室友,我只覺得那些未知的恐懼是有多麼愚蠢。

第一天來到紐西蘭的晚上我就和我的室友們一直閒聊著,我和這位加拿大的女孩聊得最久,因為我們的床位最近,只有一步的距離,他是一個非常思想開放的人,她很開心在紐西蘭這邊有找到一個類似保母管家的工作,讓她可以在這旅行,她問我來這邊的原因是什麼,我跟他說我不知道,我想是因為想為自己的人生改變點什麼吧。她回了我一聲「Oh Cool!」

這個加拿大女孩也真是一個讓我開了眼界的人,有時候我們聊著聊著她忽然就當著我的面換起衣服,露出內衣也毫不在乎,我原本自己要轉過身避嫌,她還跟我說沒關係。我當時腦袋想著:

「沒關係阿?原來這樣沒關係阿?(筆記) 我想我真是愛上一個人的背包客旅行了呢。」

我人生第一次背包客旅行的第一晚,我睡得很熟,我以為我會失眠但是我沒有,那是個很奇妙的感覺,那是一種感受原來我的人生可以因為我的選擇而完全變得不一樣,只因為一個簡單的決定,開始了我的旅行之路,但是當時我還不知道,接下來精彩的旅程才正要開始。

如何提昇你的社交自信
Game出你豐富的社交生活

從毫無社交圈毫無吸引力單身宅男,到把旅行世界把社交圈拓展到全世界的旅程,我把所有的知識都放在這本共五十三頁的電子書 -「Game出你的社交圈」裡面。如果你想要這本電子書,請在下面填上你的Email。

除此之外,你還會收到更多我部落格文章,廣播Podcast,影片與新書等等的分享。別擔心,你隨時都能夠解除訂閱。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