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行的第五天,一早起就要趕火車,從馬爾摩到斯德哥爾摩,這次的火車車程其實很奇怪,我看著車票上面中間竟然要轉一站,但是當初我從斯德哥爾摩坐火車到馬爾摩時是可以直達的,同樣的路線現在回去卻要轉站?我看了滿滿是瑞典文的火車票看不出所以然來,想說到時候就會知道了吧。

於是到了馬爾摩火車站上了我的那班火車,發現這台火車比較老舊,沿著車廂走都聞到些許發霉的味道,和我想像中什麼都是高品質高衛生的瑞典有些不一樣。我找到了自己的火車包廂,開門進去,裡面已經有一位戴著帽子的瑞典男士,他已經脫下鞋子雙耳戴著耳機在那休息了。

我習慣性地和對方打個招呼,對方也跟我微笑點頭,我放好我的行李,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這台火車的車程大概還要行駛約四個小時,我知道接下來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我只做著我自己的事情,無論是看手機,看書,寫東西做什麼都好,就是不要跟眼前的陌生人聊天,而另外一個選擇就是開口跟對方打招呼,如果運氣好的話,也許會聽到什麼有趣的故事。

「嗨,你要去斯德哥爾摩嗎?」我打算賭第二個選擇了。

「嗯?你說什麼?」戴帽男子拿下耳機。

「我說你是要去斯德哥爾摩嗎?」

我必須承認,很多時候我會跟陌生人打招呼,是因為我想問清楚手上交通的資訊,我看著我的火車票滿滿的瑞典文,只看到是說中間要轉一站,直覺告訴我怪怪的,一種旅行迷路的fu都出來了。

「對,我要去斯德哥爾摩。」

「真巧阿我也是,問你一下喔,我手中這張車票也是去斯德哥爾摩的,但是上面似乎寫說要轉一站,你可以幫我看一下嗎?」

就跟打RPG遊戲一樣,想要破關的話就得開始問情報,問了情報就會觸發事件,劇情才會繼續發展下去。

「一般來說去斯德哥爾摩是會直達的,但最近可能是要修鐵路,所以火車只能到達Sodertalje Hamn大家都得下車,接下來這個轉乘資訊我就不知道是要轉火車還是轉公車,不是很清楚。」

「Hmm…」

直覺上我開始覺得這趟旅程不是這麼輕鬆了,不過眼前還有四個小時的火車要坐,這事情待會兒再去煩惱吧。

「謝謝你,我叫Ab。你叫什麼名字?」以搭訕的術語來說,剛剛那些話大概就叫做間接開場吧。

「我叫Linus。」戴帽瑞典男子回答我。

「Linus你是做什麼的呢?」

「我是個音樂家。」

音樂家? 這可有趣了,竟然是個玩音樂的傢伙,看來這趟火車之旅有太多東西可以聊的了。Linus看到我驚奇的反應,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你主要演奏什麼樂器呢?」我繼續問。

「鋼琴或是一些鍵盤樂器。」

接下來Linus開始說起他從小到大彈鋼琴的故事。

很多人學音樂都是從小父母主動栽培自己的小孩去學鋼琴等等的,甚至會強迫小孩去練習,但是Linus不一樣,他們家的人沒一個人是對音樂有興趣的,父母也從來沒有主動要求他去學鋼琴,他是因為小時候因緣際會自己接觸到音樂產生了興趣,然後主動跟父母提出要求說他想學鋼琴的。於是他的父母買了台鋼琴,讓他去上課,結果他這一學下去就沒停下來,接著他去念了音樂學校,畢業之後開始把音樂當作他的志業。

「音樂這條路不容易,現在這個時代玩音樂的人太多了,大概是有史以來最洪水氾濫的年代吧,所以在這個時代靠音樂吃飯的人真的很難生存下去。我曾經想過要放棄音樂,因為我快餓死了,我花了許多心血創作,但最終卻沒有人在意,沒有人欣賞我的音樂,我感覺我所有的心血就像是丟進汪洋大海一樣沒有任何回報。」

我仔細聽得他說的每一句話。

「有一天我決定要放棄了,打算回去找朝九晚五的工作就這樣過一輩子,然而就在那一刻,我接到一通電話,是我一個搞音樂的朋友打給我的。」

Linus繼續說下去,

「他跟我說他正在組一個樂團並且有表演,目前缺一個鍵盤手,問我有沒有興趣,我當時本來已經要放棄音樂了,但沒想到後來還是答應了,結果那次的表演非常順利,於是我們就這樣繼續下去了,很快地五年就樣過去,現在我的樂團在瑞典已經小有名氣,整個瑞典我們都表演遍了,到現在應該有演出了三四百場有了吧,平均每週都會有兩場演出左右, 然後剩餘時間我就是在創作自己的音樂。」

一通電話改變了一個人的一生,這個世界很多時候就是這麼美妙,很多事情真的都很難說。

「你玩的音樂類型是什麼?」

「雷鬼。」

雷鬼樂我完全不懂,除了知道個Bob Marley以外,其他一概不知。

「你呢?你喜歡音樂嗎?」Linus問我。

「我當然喜歡音樂,也有彈些鋼琴,主要是彈古典鋼琴。」

「喔你也有彈鋼琴阿?!你彈得是哪種古典鋼琴,是歐洲這邊的古典鋼琴嗎?」

「我目前彈最多的是蕭邦,還有彈一下貝多芬或是巴哈的曲子。」

「我也很喜歡蕭邦的曲子,因為我媽是波蘭人,所以時常放蕭邦的音樂來聽。」蕭邦是波蘭人。

果然,同樣是喜歡音樂的人話匣子一打開就停止不了,旁邊坐著是一對瑞典夫妻還有他們兩個約兩歲的小孩,全家和樂融融的打鬧聲充滿了整個包廂。

聽了Linus說了他追求音樂的旅程,我腦袋立刻冒出了一個問題,

「我很好奇一件事情,你曾經有那麼一段失意的時間,讓你都快放棄音樂了,但是你仍然繼續堅持下去直到做出成果,你覺得當時支持你一直堅持夢想的原因是什麼?熱情?努力?紀律?」

雖然這個問題有點萬年老梗了,但是每個人對於這個問題的都有自己獨特的解答,自己獨有的故事,我想聽聽Linus的版本。

他低頭沈思了一下,若有所思了幾秒鐘,然後抬起頭來,

「我也不知道,我曾經有一兩年的時間是做著朝九晚五的工作,那段時間雖然收入穩定,但是我生活的不快樂,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感覺,但我知道我正在浪費生命。當時我很確定一件事情,就是除了音樂以外,我的人生做什麼事情都不會快樂,只有音樂可以讓我真正地活著。」

這是個我很有共鳴的版本,很多時候夢想的驅動不是說自己有多麽喜歡或是多麽開心。很多時候驅動自己堅持夢想的原因,是發現除了做這件事情真的沒有其他選擇了,那種我的生活就是得充滿著這件事情否則就呼吸不下去的情況,驅使著人持續往前邁進。

「那段過程中,無論我花了多少時間在表演與創作,無論我失敗過多少次,只要有那麼一次成功的表演,只要有那麼一首可以引起觀眾共鳴的創作,在那瞬間產生的爽感就讓這些努力值了,這種活著的感覺讓我深深地對音樂著迷。」

我可以看到他的表情就好像在回味著某次很激情的演唱會,他在舞台上與觀眾歡呼久久不能自已的一幕。

「 看來你找到屬於你人生的寶藏了。」

「是阿,雖然我不敢說我的人生已經很完美了,但我已經很滿足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火車繼續高速地行駛著,我們繼續瞎聊,他也問我許多關於我的故事,這話題就像洪水一般停不下來直到火車到站。

火車到站後廣播響起,說了一些我聽不懂的瑞典文,後面還有夾雜些英文我還是聽不太清楚,似乎是在提醒乘客轉車的事情,Linus聽著聽著就對我說:

「okay,廣播說我們必須下車,因為施工的關係如果要到市中心的話得轉乘巴士,巴士應該會在火車站外面接人。」

「好,多謝啦。 你呢?你要搭巴士到市中心嗎?」

「沒,我沒有要搭巴士,待會樂團的經紀人會來接我,我今天晚上有個表演,這也是為什麼我今天要來斯德哥爾摩的原因。坐四個小時的火車,只為了一個小時的表演然後隔天再坐四個小時的火車回去。」

「但是你樂在其中。」

「當然。」

我們背起自己的行李一起走出車站,車站外面已經佔滿了提著行李的人群,大家都在等著巴士,已經有兩台巴士開走了。

「那我去找個東西吃,你慢慢等巴士來接你,我先走囉。」

「很高興認識你Linus,祝你今天晚上表演順利。」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Ab,祝你在瑞典玩得愉快。」

Linus轉身慢慢離開我的視線,我站在車站門口等著來接我的巴士,本以為瑞典應該會是個很靠譜的國家,火車公司應該會確定把所有人送達到目的地,然後我今天的意外旅程就會到此為止。

直到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該來接到我的巴士仍然沒有來,直到我遇到了一位瑞典女孩…

如何提昇你的社交自信
Game出你豐富的社交生活

從毫無社交圈毫無吸引力單身宅男,到把旅行世界把社交圈拓展到全世界的旅程,我把所有的知識都放在這本共五十三頁的電子書 -「Game出你的社交圈」裡面。如果你想要這本電子書,請在下面填上你的Email。

除此之外,你還會收到更多我部落格文章,廣播Podcast,影片與新書等等的分享。別擔心,你隨時都能夠解除訂閱。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