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因為響往著東歐,所以第一次去歐洲旅行就來到了波羅的海三小國。這次又舊地重遊是要參加立陶宛的搖擺舞會,一個人旅途在舞會認識來自全世界的朋友已經變成我旅行的常態了。這天我和新認識的朋友用完晚餐之後,和其中一位來自白俄羅斯的朋友約好晚上一起搭Uber去參加舞會,約好時間地點我們就各自回去了。

回住宿的路上,我經過了一個很大的廣場,那是立陶宛首都Vilnius很著名的觀光景點,經常有當地人或是遊客來觀光。就在我想快步經過趕回去時,我看到廣場有個區域很特別,裡面聚集了一些人,但是明顯氣氛有些不一樣,有的人站著聊天,有人坐在地板上對看著聊天,直覺我發現這邊肯定正在進行有趣的事情。於是走靠近看了一下,旁邊立了一個小看板。

“Can you hold your eye contact with a stranger for one minute?”

你可以和一個陌生人眼神接觸一分鐘嗎?

「Hohoho, It’s fuxking great! 」

我內心這樣吶喊著。我感受到所有的新奇興奮恐懼都往我的內心一湧而上。我知道突破舒適圈的機會又來了。因為我腦袋開始找一堆理由說我已經和朋友約好等等一起去舞會,已經沒時間了。我感受到我的恐懼老朋友又來跟我打招呼了。所以我依然用我習慣的方式來對待我的老朋友。

「嘿你又來啦,今天這麼早。我們又要一起經歷這個冒險過程啦,後面有美好的體驗正在等著我們呢!」

周遭人來人往,有些人匆匆路過,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我依然站在圈圈的外圍看著裡面。

「會有人跟我玩眼神接觸嗎?」
「我的黑眼圈這麼重眼睛這麼紅,這樣好嗎?」
「要是我一直站在裡面沒人理我是不是很丟臉?」

焦慮雜念開始出現在我腦袋裡面,我知道焦慮都是來自於想著過去的失敗以及對未來的期待。 我觀察自己,把自己拉進去平常冥想的狀態。

專注當下

我呼吸著,我現在內心雀躍著,我得走進去圈圈裡面,我提起我的左腳右腳,我走進去了圈圈。我走到了一小塊空地,抬起頭來環顧四周,外圍的人觀望的不少,但是並沒有人跟我眼神接觸,我知道有些人可能是沒注意到我,有些人可能注意到我但是知道如果跟我眼神接觸就表示他們也要進來了,所以刻意避開。這個瞬間是我突破舒適圈過程中一個很有趣的心理過程,所有小劇場、雜念、興奮混在我的腦袋裡面,我能做的就是專注當下,一個個掃視著外圍的觀眾,享受著廣場的好空氣,享受著這樣的風景。

接下來有三個立陶宛的小女生在那邊嬉笑著,其中一個女生眼神對到我,看得出來她想嘗試卻膽怯著,我知道接下來我知道是時候使用Lead的基礎元素了。我給她一個微笑,伸出我的右手對她招手,她的朋友嘻嘻哈哈地一起把她拱過來了,她微笑又害羞地走到我前面。

這小女生一頭紅髮,眼球的顏色是很漂亮的翡翠綠,帶著有點緊張的笑容走向我,我伸出我的右手邀請她握手

「你好,我叫做AB,妳叫什麼名字?」

於是女孩告訴我她的名字,我微笑看著她的眼睛,欣賞那漂亮的翡翠綠的眼睛,大大轉阿轉的充滿著靈性,女孩先發問了

「你好,我是立陶宛人,請問你是哪裡人呢?」

我已經微微地嗅到女孩想透過問問題來化解一些她腦袋創造出來的尷尬,依照我的經驗如果我直接回答她的話,接下來就會進入面試模式,就像是面試官不斷地問問題一樣,於是我稍微轉換了一下能量。

「你猜呢?」
「日本嗎?」
「接近了,再往下一點。」
「菲律賓?」
「阿?我有這麼黑嗎….?往上一點。」
「哈哈!你沒有很黑啦,我隨便猜的。」
「最後一個提示,我是來自一個小島。」
「我猜不出來了…」
「是台灣!妳竟然沒猜到。」
「喔!我知道台灣。你怎麼會想來我們國家呢?」
「我來參加一個搖擺舞會,原本要趕去舞會,結果看到這個有趣的活動,所以就停下來了。」
「那你來我們的城市玩得開心嗎?」

小女孩拼命想擠出話題想填補這份空白,我非常了解這種感覺,就像在路上搭訕一個女生或是認識新朋友一樣,很多人都深怕著沒有聲音時的尷尬。只是平時是由我來面對這樣的問題,而現在看到這小女孩嘗試的想找話題,我彷彿看當時的自己讓我好想擁抱她一下。

「你知道嗎?我到目前最開心的事情就是站在這裡,跟一個滿頭紅髮的立陶宛陌生女孩說話,欣賞她非常迷人的翡翠綠的眼睛。」

她紅著臉笑了出來,我感受她緊張感少了許多。

「謝謝你的誇獎,你黑色的眼睛也很好看。」

我繼續延續我們之間的交流。

「你是我今天我進來這邊第一個認識的人,為了慶祝一下 我們來玩個遊戲吧。我們互相都不說話看著對方的眼睛一分鐘,來個沉默的眼神交流一分鐘,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
「好阿!」
「準備好了嗎?那麼開始囉… 3, 2, 1 GO!」

這應該是我第一次在背包客旅行和各種陌生人這麼快速又直接地做眼神接觸,我可以感受到許多我過去自我提升的成果在此都體現出來了,我知道過去的我若是玩這個遊戲,大概會是這樣想的。

我要跟對方比賽不能比他先笑出來

我要跟對方比看誰先把眼神移開

我可能猜想著對方現在到底在想什麼

想著對方看著我的眼神代表什麼意思

想著對方看到我的眼神時是否看穿了我什麼

對方微笑了 是正在尷尬嗎 是在對我笑嗎?

我可以感受到一種若是過去的我,我一定會抱持著一種抗拒的心態來”熬過”這個遊戲,於是我又回到了專注當下的模式。我看著這個紅髮女孩的眼睛,想著自己的人生,曾幾何時我竟然可以在這邊和個非常迷人的異國女孩做眼神交流,沒有任何的隔閡與恐懼,不擔心我的微笑她會不會覺得很奇怪,我早已經擁有了Abundance。我所需要的只是把這些內心的障礙挪開之後把我的Abundance分享出來而已。

我看著她的眼睛,內心開始為她編起她的人生故事,一個單純的女孩剛念完書,對生活充滿的希望,喜歡美麗的事物,對這個世界充滿著好奇,喜歡和朋友們一起歡樂共舞。看著她的眼睛,這樣天真的眼神,也許還沒有經歷過一段被傷害很深的感情吧,充滿天真期待著可以有個男朋友把她當公主般地寵她吧,天阿!這雙眼睛真美,真希望可以就這樣一直凝視著彼此多好。

紅髮女孩忽然給我一個微笑

「看著你的眼神好舒服,充滿著自信,讓我覺得像有股魔力般的吸進去,但我們是不是已經超過一分鐘啦?」
「我忘記已經過了多久了,我享受和你的眼神接觸都忘記了時間啦。」
「哈哈!很高興認識你,我要回去我朋友那邊啦!」
「很高興認識你。」
「希望有一天還能見到你。」

女孩給我一個擁抱,和我揮手道別。我發現恐懼老朋友已經回家休息,美好的體驗正在來臨。

我回到了原來的位置,找尋著下一個和我眼神接觸的人,區域角落站著一個高瘦的男孩,我走了過去跟他打招呼。

「你好。」
「你好。」

男孩擁有高瘦的身材卻微微駝背著,看他的臉其實挺帥的,眼神是褐色的非常的深邃,看他的穿著和髮型可以感受到是個宅男的味道,但是一打扮的話是可以帥到當model的那種潛力股。

「很高興認識你,請問你是哪裡人?」

男孩率先開口問我。

「我來自台灣。」
「我聽過,我知道台灣,我是立陶宛人,你為什麼想來我們國家呢?這裡似乎沒有什麼特別好玩的」
「我非常喜歡你們國家,我第一次來歐洲就是來這裡。想想我來歐洲也不少次了,但是卻還沒去過法國、義大利、西班牙,但是這已經是我第二次來到立陶宛了,我非常喜歡這個地方。」
「真的嗎?」

男孩充滿訝異的眼神看著我。

我點點頭

「那你為什麼來參加這個活動呢?」
「這麼有趣的活動,為什麼不呢?」
「我參加這個是因為想要增加自己的自信心,因為我一直很沒有自信,我覺得很困擾,我希望自己可以更有自信。我從小就很害羞膽小,我非常討厭自己這樣,但是卻無法改變,我一直都不敢和人交流,不敢認識新朋友,我不想要我的生活一直是這樣。」

我沒有回話只是靜靜得聽著男孩說著,我知道他正想透過遇到我這個陌生人,把自己許多內心許多平常不敢跟朋友的想法表達出來,男孩繼續說著:

「我有個朋友在學校是風雲人物,非常的外向也非常的受歡迎,我很羨慕他的生活,也很希望自己可以像他一樣。但是我知道我現在還是很膽小,所以我希望可以改變,這是我來參加這個眼神接觸的活動的原因。」

這種感覺我知道,我曾經也是個很膽小的宅宅,曾經好長一段時間我看這些風雲人物心裡面也是暗暗地羨慕著,然後覺得自己跟這些人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永遠無法像他們一樣,就像是兩個不同的次元,他們天生就已當風雲人物為樂 而我天生就以打電動當宅宅為樂。

「我在學校主修哲學,但是我對寫程式很有興趣,我自己去學習JavaScript四年了,希望未來可以成為程式設計師,你覺得我可以成為程式設計師嗎?」

男孩大概也發現自己一股腦兒說了太多 想聽聽我說些話

「蠻巧的,我剛好就是個軟體工程師,如果你對於寫程式很有興趣又開始自學的話,那麼要當個程式設計師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我真的可以嗎?可是我實在是沒有自信,我到現在還不認為我可以當程式設計師,你有什麼可以給我的建議嗎?」

我很想跟他分享Abundance這個概念. 但我想這當口可能解釋不完。

「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而且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你,你需要做的就是現在馬上開始動手做,不用去想著你是否能辦到,你本來就辦得到。」
「謝謝你的鼓勵」 男孩終於給我一個微笑

很妙的 眼前的他,我幾乎有九成把握,他只要打扮一下,肢體語言稍微調整過,帶點自信,絕對是個很有型的男生。有時候你真的得看過那些很不起眼的人經過努力後蛻變成很耀眼的樣子,以及看到那些本該很耀眼的人但卻因為一些因素而沒有自信,你才會更相信,原來那些外表外在等等著因素不應該是阻擾你進步的理由,你才能發現只要願意努力那麼一切都是充滿希望的。

和男孩又閑聊了一段時間後我們互留下facebook就道別了,我回到老位子,坐在地上休息一下,站得腳也有點痠了。接著我看到外圍一位光頭大叔經過,這位大叔的體格頗高壯,現場天氣其實挺涼的但是他依然穿著短袖,背個一個背包,看起來就像是個經驗老道的背包客。光頭大叔環顧了一下裡面,看到了我,緩緩地走向我來。

「Hi,你好。」

我和光頭大叔打招呼,仔細一看他的臉,有點像是尼恩連遜的光頭版。

「你好」他給我一個微笑。

大叔的眼神非常炯炯有神,還可以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他已經活過了許多精彩和悲慘的生活,經歷過許多悲歡離合的情境,從他的舉止和氣場都讓我知道,我任何的語言都是多餘的。

「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就這樣沉默著看著你,不想說任何話。」
「當然,不需要說任何多餘的話。」

大叔的眼神很沉穩,我被他的眼神吸引住,然後觀察著自己的內心反應,是一種成熟內斂的感覺。我想起我因為恐懼而不斷地念書只為了考上理想的學校,瘋狂加班工作只因為莫名的恐懼,過著別人的生活,最終還是得回歸自己的人生,終究還是得赤裸裸地把自己攤開來給這個世界,面對這份深層的恐懼,提供價值給這個世界,珍惜當下的每一刻,最終這些過程都會烙印在我的眼角以及眼神上面。

眼前這位光頭大叔的故事又是如何的精彩,生活將原本完全不可能交集的我們擺到這個地方來,突破舒適圈的結果總是這麼地令人驚喜,每次恐懼的背後總會有令我欣喜的事情發生。

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大叔開口了。

「很高興認識你,你來自哪裡?」
「台灣,你呢?」
「俄羅斯。」
「很高興認識你。」

我跟光頭大叔又相視一笑,大叔伸出他巨大的右手,我伸出我的右手跟他握手,感受到他厚實的握力。

「期待我們還會在世界上某個角落相見」
「Sure. You never know.」

於是光頭大叔背起他的背包和我道別,消失在人群之中。

我看了看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很晚了,我的舞會已經開始許久了,一時之間不注意就在這待了好幾個小時瞪了好幾雙的眼睛。有非常迷人的、沒自信的、迷惘的、沉穩的、淘氣的,以及太多太多莫名其妙的眼神。只要待在這裡,就可以盡情地和各種不同的陌生人認識與交流,沒有任何語言的隔閡。無論他來自哪個國家,無論他的性別,無論他的年紀,就這麼純粹又短暫地交流,好希望就一直這樣持續下去。

活動主辦人開始收拾了現場的東西,大家也互相道別離開,我背起我的背包跟剛剛認識的朋友道別,繼續我原本該繼續的旅程。

如何提昇你的社交自信
Game出你豐富的社交生活

從毫無社交圈毫無吸引力單身宅男,到把旅行世界把社交圈拓展到全世界的旅程,我把所有的知識都放在這本共五十三頁的電子書 -「Game出你的社交圈」裡面。如果你想要這本電子書,請在下面填上你的Email。

除此之外,你還會收到更多我部落格文章,廣播Podcast,影片與新書等等的分享。別擔心,你隨時都能夠解除訂閱。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