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有興起一股右派風,由於社群媒體與自媒體的興起,並且這類的聲音跑出來去制衡了極左,所以開始有更多人開始往右派邁進。

兩性動態裡的紅藥丸覺醒流派,如果只能以左右來分的話,那鐵定是靠右的,由於靠右你會發現許多支持傳統主義的右派提出來的論點與現象,跟紅藥丸覺醒很吻合。

然而這篇文章我的重點不在於紅藥丸跟傳統右派有什麼相同之處,因為這件事情沒什麼特別好講的,大部分的人都看得出來,你可以從許多傳統右派粉專文章的留言區看到有人去分享紅藥丸覺醒的內容就可以理解。所以這篇文章我會注重於紅藥丸覺醒與傳統右派主義有什麼不同之處。

你也許會說:「AB這個簡單,紅藥丸基本上就是以自己為重心,其他都是次要,而傳統右派主義仍然以家庭為主要重心,不鼓勵男人那麼自私地去走自己的路。」

是的,如果你了解紅藥丸覺醒的世界觀裡面本身就存在很多的派系,而其中一個派系是MGTOW(Men Going Their Own Way)的話,你直接拿MGTOW來去跟傳統右派主義去做區別,那這個不同點就很明顯了。

然而紅藥丸覺醒裡頭不只是有MGTOW派系,甚至我會說紅藥丸覺醒最根源正宗的派系也不是MGTOW的派系,這個在我以前的影片「紅藥丸的內戰」就有提過。

MGTOW中心思想就是認為男人走自己的路,極端一點的MGTOW甚至會認為打敗女權的方式就是要男人完全不屌女人而走自己的路,最後女人就會認輸回來找男人(雖然我認為這種極端思維頗中二),而比較正派一點的MGTOW就是屬於看破紅塵的出世高人,人生專注於追求自己的成就,本身也有能力擇偶,但是卻選擇好好過自己的生活而不進入家庭婚姻。當然還有一些是屬於完全沒有擇偶能力的魯蛇黑藥丸,被女人甩了之後聲稱自己是MGTOW地自我膨脹,說著自己再也不找女人來去掩飾其實是自己沒有能力去擇偶。

你看看,光是MGTOW本身就可以細分這麼多派系,而我還沒講到紅藥丸最根源正宗派系的思維是什麼。

紅藥丸最根源正宗的派系當然就不能不提到被公認為紅藥丸教父Rollo Tomassi提到的一句話:

「Men and women are better together than they are apart. We are complements to one another. (男人與女人在一起比分開好,我們彼此是互補的。)」

這句話可以算是很明確地分出紅藥丸和MGTOW中心思想最根本性的不同所在。

所以以上的紅藥丸背景故事,只是要先跟大家說明這篇文章不是在講紅藥丸中MGTOW和傳統右派主義的不同,這邊要講的是當兩邊(紅藥丸和傳統主義)的內心都抱持著男女彼此在一起比分開好的前提下。紅藥丸覺醒和傳統右派主義有什麼樣的不同。

那麼這就必須先從一些傳統右派主義在提出批評女權的論點開始講起,基本上他們的論點大概是這樣的:

「當女人要求男女平等的時候,當女人要求男人不能把她當成是財產之後,當女人要求性自主之後,那麼男人也順利地從舊秩序的束縛解放出來了,男人就可以更加順理成章地過著不負責任的生活,重新變成那個長不大的彼得潘了。雖然過去的傳統主義不是那麼完美,但是當女權的推進把過去的傳統主義推翻以為女人會得到更多好處之後,女人得到的結果是變成孤孤單單的一個人,渴望愛情又不敢指望男人,進步派宣稱著美好時代根本沒有實現,她們依舊活在一個焦慮的時代。」

以上的論點當然跟紅藥丸覺醒的論點是重合的,但是在兩性動態層面上,紅藥丸還有更多故事把整件事情說得更完整。

首先傳統主義的論調,會把現代女人的局勢說成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這種描述方法其實會造成許多人的誤解,尤其會造成許多藍藥丸Beta的誤解,他們腦袋跑出來的畫面是女人過著孤單的生活然後找不到男人,躲在家裡自己看著美劇吃雞排當個宅女,或者出去跟著姐妹花玩或是一個人去旅行的孤單模樣。

我經常跟大家說,無論女權再怎麼靠杯男人就是豬就是巨嬰媽寶,宣稱自己就可以過得很好了不需要男人,這些都不代表女人不再想跟男人上床了,也不代表女人停止跟男人上床了。

許多藍藥丸Beta擔心著女權高漲的情形,看著表面的這些聲浪害怕著自己一定得跪舔否則就打不到炮,其實都被呼嚨了。沒錯,女人不會跟魯蛇打砲,但是她們還是會打砲,然而她們打砲的對象是誰呢?難道會是另一個女人嗎?

這就是為什麼我跟大家說當你紅藥丸覺醒之後,你的心態會更穩定而不會被呼嚨,說到底我認為女人要真正可以做到所謂的「不需要男人」,其實是那些出家的尼姑,所以假設某天女權忽然登高一呼號招天下所有女人都出家當尼姑,那我認為男人你還比較有理由去害怕自己無法擇偶了。但事實上女權是要變成尼姑嗎?其實她們要轉變成為的角色剛好是恰恰相反。

所以我說當你紅藥丸覺醒之後,在兩性動態上面你看到女權時你也不會那麼想去批評或是責怪了,這並不代你必須要或是你會認同他們,你只是會覺得其實都沒差,反正最終自己的擇偶選擇權是掌握在自己手上,能搞爆自己兩性動態的只有自己錯誤的人生決策,而不是女權。

而如果你真的要說紅藥丸覺醒真正害怕的「女權」是誰,那麼就是出家的尼姑,因為她們是真的努力地修煉讓自己不被「真誠的慾望」(Alpha Phase) 給控制,也讓自己的生活變成簡樸不需要靠男人供養 (Beta Phase),她們真的是把自己的人生完全致力於把自己的擇偶天性Hypergamy給昇華掉,而當局勢是這種情境之下,紅藥丸的男人也真的只能舉白旗投降然後去看A片打手槍了。

所以傳統主義所說的現代女人變成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其實不夠精確,她們只是沒有得到過去傳統主義的男人與婚姻而已,但要說是不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我會說她們要可以不孤單其實是很容易的。

再來傳統主義針對男人描述的部分,故事也說得不夠完整,基本上他們認為當女權把傳統主義給破壞掉之後,男人就會變成不願意負責任又長不大的男生,或者是另外一群沒有能力結婚的男人。用白話一點來講,女權推翻傳統主義的結果,就是讓男人要不變成渣男,要不就變成魯蛇。

回到我上面提到傳統主義說女人變孤單的論點,傳統主義解釋的角度是「女人找不到男人願意負責任了」的孤單感,紅藥丸要跟你說的是「女人不是找不到男人,而是都去找頂端的男人而不願意像過去一樣將就普男了」。

其實某種程度你可以說兩種說法都對,只是彼此看到兩性動態的角度不同,但這樣的不同點也看出了紅藥丸和傳統主義的差異性。

傳統主義注重的角度是「女權分化了男女」,紅藥丸注重的角度是「與其說女權分化了男女,不如說女權把兩性市場打回原始狀態,頂端的Alpha贏者全拿,而其他的普男和魯蛇要餓死了。」

也就是說女權把男性擇偶的世界打入了帕累托分布(Pareto distribution)。

這邊說來也諷刺,女權當初最想要攻擊的就是頂端的那群男人,但他們沒想到女權推動的結果,反而是給了頂端男人前所未有的巨大好處與籌碼,而死的都是底層的男人,不過這又是另外一則故事了。

回到傳統主義這邊,我們都知道傳統右派講究的是自由經濟市場競爭,當在討論貧富不均等等議題時,不會因為看到帕累托分布就去靠杯頂端經濟優渥的男人是「不負責任的男人」,然而怎麼在兩性動態的世界裡就會把頂端的男人當成是不負責任的男人呢?

假設我們用職場求職的世界觀去想,過去的年代在你大學畢業之後,基本上人人都可以找到一份可以糊口的穩定工作,所以你很自然地就會乖乖認份負起責任地去工作,然而現在的時代卻不一樣了,你一出社會的時候完全找不到工作,而大部分的人也都找不到工作,有工作的都是那些天生菁英家族出身有好背景的人,但就是輪不到你,而這時候有人選擇躺平啃老放棄了,有人可能拼命掙扎偶爾靠杯,而有更少一部分覺醒的人,花了大把努力過了十年甚至二十年終於突破了帕累托分布的底層限制,擠上了頂端的既得利益者的領域。

這時候這種覺醒的人的現實開始產生巨大的轉變,原本是幾乎沒有公司會願意給他offer,但現在忽然有上百家的公司同時間想要給他offer,甚至後面陸陸續續地還有更多公司要排隊給他offer,這時候你認為他應該要隨便挑一家公司就簽下終身雇用約嗎?尤其是當這個終身雇用約是公司有權隨時跟你解約,而解約時是你還要吐出一半多年累積努力的財產,在這樣的情形下,你還會「很負責任地」隨便就找一家公司簽約了嗎?

沒錯,我承認在這個慎重簽下終身約的過程中,紅藥丸男人可以到處約會,而約會的程度依據每個人的偏好有不同的程度,端看男人想要花多少資源與精力在女人上面,但無論如何男人是用何種情形與程度地去到處約會打砲,不要騙炮則是紅藥丸的基本準則。

渣不渣不是根據男人擁有多少選擇權來決定,而是根據男人有沒有騙砲來決定。

這也是為什麼紅藥丸會說某些傳統主義是藍藥丸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他們會把這些有選擇權的男人一律說成不負責任又長不大的男生,卻沒有想到這其實是兩性動態適者生存與風險控管的結果。

所以女權的興起不是只產生把男人推向變成躺平族或不負責任的效果而已,其實女權某種程度就是對男人的「終極廢物測試」,那些被女權叫一叫就改變自己的信仰變成躺平族或是渣男的(對渣男沒貶意,如果是天生多情就想當渣男的不在此限),其實都是被女權廢物測試出來的弱肉強食結果。

傳統右派主義對女權的批評是個客觀存在的現象,但是批評完之後隱含的解決方案卻是抱怨著應該要回到過去傳統時代的榮景,而紅藥丸在解決方案某種程度比這種傳統主義還要「更右派」一點,就是不要鄉愿地還想要讓時光與時代倒流,而是應該要在新時代的兩性動態格局裡面競爭出線,蛻變成符合當代又符合傳統主義的男子氣概。

說到這邊,很多偏黑藥丸的人會很不服氣地問說:「那女人呢?為什麼女人就可以不用努力蛻變?為什麼女人可以這麼爽地開始玩女權,然後看著一堆普男要受罪,最後只要等著普男拼命往上衝到頂級之後再把自己Cash Out坐享其成就好?」

其實很多黑藥丸的人都是有紅藥丸覺醒的,依照紅藥丸的論點,女人確實不在乎你提升過程的掙扎與痛苦,女人只是待在終點的地方等著把贏家領走。

然而我這邊要說說女人也需要面對的困境,因為當未來市場充斥更多紅藥丸覺醒的男人時(雖然我認為可能要許久以後了),女人也必須面對幾種抉擇:

1. 頂端的男人太有選擇,我比過去傳統主義的時期更難綁住他了,所以我是不是該將就cash out嫁給普男?

這其實是許多女人採取的方式,女人如果想要有小孩的話就得跟時間賽跑,而時間又是不會停止的,所以面對時間壓力下某種程度女人會更加願意忍受這樣的將就而cash out。

然而如果故事就這樣圓滿結束也就算了,因為很多男人就算被將就掉也可以接受,只要可以有個家庭,男人其實可以不用要求自己一定要是個Alpha才行。雖然不是帥氣王子與公主的完美結局,但是過著穩定溫飽有著家庭小孩的生活也讓許多男人覺得很值了。

但麻煩的點在於現在這個時代,無論是生育上,經濟上,社會上,法律上女人已經越來越有選擇權,在西方世界離婚之後女人基本上可以把男人剝削掉啃乾淨,所以造成女人的擇偶天性Hypergamy開始不受控,這個將就來的婚姻之後也能主動提離婚把男人給歸零掉。這也是為什麼西方世界的紅藥丸覺醒會問世,因為許多兩性動態的故事不會因為女人將就結婚之後就結束,爆炸的事情其實在後面。

男人不被女人當王子還能忍受,但是被歸零的話就忍無可忍了。

我相信許多女人也沒有這麼殘忍,隱隱約約也知道自己如果將就的話未來可能會毀掉一個男人,所以退而求其次就走下一個選項。

2. 頂端的男人女人綁不住,我就當個新時代女性單身一輩子。

我曾經也以為這是女人最終的保險方案,無論兩性動態對女人有多麽嚴峻,最終也不過就是回到這樣的狀態,單身一輩子爽爽過,三不五時跟姐妹花出來聚聚,一身自由還能夠去旅行不用配合男友,多愜意。

但是在2011年美國人口統計的研究,美國最不快樂的族群是:「40歲左右單身女性,沒有小孩,年薪約10萬鎂-15萬鎂,職業是諸如醫生與律師等等」。而另外一個報告統計大約是2020年左右(前一份統計的十年後左右),美國女性40-50歲的單身無子女性自殺率開始明顯提高,看起來前後這兩份統計有很大機率相同族群的重疊性很高。

所以看到這些數據之後,我也不再確定這個所謂的男人不可靠而女人就是要單身快樂一輩子的人生決策,是不是真的是個「最佳人生保底方案」。

3. 回歸傳統主義女性

看到這個選項許多男人會拍手叫好,一路從魯蛇,黑藥丸,藍藥丸,傳統主義,紅藥丸的男人都忽然團結一心的擊拳叫好,甚至連那些原本走在自己道路上的MGTOW男人聽到了也都會震驚地停下腳步回頭望一下,我想估計只有被極左洗腦到爆炸的白色騎士才會在那喊反對。

然而我們必須要面對現實,這個選項是以上三個選項中最不可能的結果,有許多女人是寧願單身孤老一輩子終死也不願意回歸傳統女性的,這也是為什麼有些男人在喊說要長期投資貓飼料產業,雖然我並不怎麼認同這種投資決策就是。

這個選項困難的點在於在這個藍藥丸的世界裡,無論女人是不是想當傳統女性,她們都已經會被這整個系統推出去到社會工作了,無論她們想不想要,整個教育與社會甚至文化都鼓勵甚至推著女人得要去工作,這個過去傳統主義女性不需要做的事情,她們就算不想去做某種程度也被這個藍藥丸世界推著當不了傳統女性了。

就像我上面所說的,我們應該跟隨著時代潮流往前走,而不是一直鄉愿著想要時光倒流。

4. 紅藥丸覺醒女性

這是我目前想到的紅藥丸覺醒兩性動態平衡,女人在不選擇上面三個選項的情況下,而又想要綁住高價值男人的時候,就只能逼著自己蛻變了,而這樣蛻變的結果就是,女人在生活上擁有的新時代女性自主權,無論是因為自願性地還是被藍藥丸世界給推出去做的,但是只要是在自己的兩性動態世界裡,面對自己的男人就會進入紅藥丸傳統主義的互動框架,讓男人扮演好自己該扮演的角色,掌控主導關係的走向。

用白話一點的來說就是:「老娘我其實也可以獨立自主賺錢當個新時代女性,我是有能力走選項2,但是我不甘願自己只能走選項2,所以我讓男人你來做選項2的工作,而在我保持著我有選項2的能力的情形下,當個傳統女性互補男人的主導來維持健康的關係與家庭。」

現在有許多女人抱怨著不想做著傳統主義女性的工作,諸如做家事,打掃等等雜務,用著一種「我做這些事情就代表著我下賤,而男人就會不珍惜我」的思路去反對當個傳統女性,對我來說其實都是沒有跟上當代兩性動態覺醒的思維。先不要扯說這些雜務的難度,比那些新時代女性所說的去衝高學歷找好工作去社會競爭的難度還要低很多,她們並不了解做這些事情對男人的價值在哪裡,她們以為做這些事情就等同於要失去了可以獨立自主的保底可能性,似乎做了以後就是簽了賣身契以後再也沒有機會翻身經濟獨立自主,或是等同於自己是個沒有影響力的人。

這也就是我在上面要跟許多男人所說的,其實女人也要跟著這個時代蛻變的原因,因為覺醒的男人知道在這個時代認識一位新的女性時,要先預設她不會有傳統女性的美德與智慧,而當覺醒男人得到了擇偶選擇權進入了贏者全拿的帕累托分布頂端區域後,就可以更有所本地當著「比過去傳統主義的男人還要更加嚴苛的關係守門員」,來確保眼前的女人有傳統女性的美德與智慧。

所以說到這裡,是不是又要換女人來抱怨了?

「哇靠你要我在當個經濟自主獨立女性的同時,還要可以當個賢妻良母?你這不是要我做死?」

首先有擇偶選擇權的頂端男人不在乎女人是否可以經濟獨立或是有成功的事業,許多新時代女人誤解擁有成功的事業會增加自己的吸引力,那都是被藍藥丸給洗腦後的誤解。這些女人因為自己被擁有成功事業的男人給吸引,所以也誤以為自己擁有成功事業之後也會很有效果地吸引到頂端的男人,但她們卻不了解構成男人與女人可以吸引異性魅力要素其實是「不對稱的」,許多會構成男人變得更有魅力的要素(比如擁有成功的事業),放在女人身上其實是沒有效果的,反之亦然。

所以簡單來說許多女人拼命打拼要擁有成功的事業,這件事情實際上並不是為了兩性動態而做,而是為了自己而做。所以既然這件事情是為了自己而做的,那麼搞得自己要做死也就怪不了別人了。

再者,同樣的情形當男人聽到紅藥丸覺醒的時候也是會抱怨:

「哇靠你說我不能只當個好好先生的Beta穩穩賺錢養家就好,還要我可以當個Alpha滿足女人Hypergamy的另外一半Alpha Phase的慾望?你是要我做死?」

是的,男女都要做死,或者說男女都需要隨著時代去蛻變,過去的時代是男女不需要擁有對方的能力就能夠彼此互補,然而現在的時代是男女彼此都被藍藥丸世界逼著要有做對方工作的能力,但是彼此都很有默契地不搶對方的工作地讓對方站好自己的角色。

這就是紅藥丸覺醒和傳統右派主義的不同點,因為時代的改變與前進就是這麼殘酷,無論你是多麽嚮往著回到過去的榮景,跟不上改變就是等著被淘汰掉。

當然上面都是一個以紅藥丸覺醒的世界觀去做未來兩性動態的推演,而殘酷的是就算未來兩性動態是往這樣的方向發展,這中間還仍然有很長的一段過渡時期,台灣自從我開始推廣紅藥丸覺醒的兩性動態思維也才2019年而已,而一個男人要可以從被歸零的谷底,從藍藥丸制約到有紅藥丸覺醒的思維就需要一段時間,中間還要可以殺死內心的矬男(Kill the beta)又需要更多的時間,並且還需要花時間把這些思維實踐到自己的人生打造自己的長期硬價值又是好幾年的時間,而就算到完成了這些階段也還只是男人轉變的階段,還不包括女人要面對更多男人覺醒之後的兩性動態局勢,可能又要一段時間。

而面對這麼多兩性動態轉變過程中,這些轉變所需要的時間成本到底是對男人比較嚴苛還是對女人比較嚴苛?我的回答是就算許多男人抱怨著現在兩性擇偶市場實在是對男人太嚴苛了,真的是要男人做死, 但如果要我人生再選一次,我還是要選擇當一個男人。

如何提昇你的社交自信
Game出你豐富的社交生活

從毫無社交圈毫無吸引力單身宅男,到把旅行世界把社交圈拓展到全世界的旅程,我把所有的知識都放在這本共五十三頁的電子書 -「Game出你的社交圈」裡面。如果你想要這本電子書,請在下面填上你的Email。

除此之外,你還會收到更多我部落格文章,廣播Podcast,影片與新書等等的分享。別擔心,你隨時都能夠解除訂閱。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